图片版权 Mathias Mikkelsen Image caption 麦科勒斯睡了三个月衣柜。

BBC每周的商业领袖系列《老板》向读者介绍世界各地的商业领袖。本周人物是挪威科技公司记忆(Memory)的创始人麦科勒斯(Mathias Mikkelse)。

麦科勒斯非常热切希望创立自己的公司,为了创业他甚至睡了三个月衣柜。

2013年年末,当时只有23岁的企业家从挪威搬到加利福尼亚的硅谷,试图为其初创公司寻求支持。他想做一种线上时间管理项目,并取名为Timely。

但他有一个大问题:他在旧金山湾区不认识任何一个人。

“当时在挪威实际上还没有技术型初创企业,所以搬到‘世界科技之都’硅谷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麦科勒斯说。

“但我根本不认识任何人。所以当我到达时,本能告诉我要先结交朋友。然而我意识到,大多数人都是通过工作或在大学时结识朋友,但我不会出现在工作场所或成为学生。”

图片版权 Mathias Mikkelsen Image caption 睡了三个月衣柜后,有人离开,他终于有一张上下铺的床位。

面对很快变得非常孤独的前景,麦科勒斯想出了一个狡猾的计划。

他说:“我决定在爱彼赢(Airbnb)上租房间,每周搬新地方。那样的话,我就会认识新朋友。”

幸好麦科勒斯的想法成功了,在随后的几个月中,他慢慢认识了一群朋友。他的下一个最大挑战是:打入“黑客之家”。

“黑客之家”有许多兴趣相投的年轻科技企业家住在一起,他们都试图将商业计划书付诸实践。住在一起的想法是每个人可以互相帮助,分享建议、灵感和联系方式。

  • 买卖家佣:硅谷的网上奴隶市场
  • 中美人工智能竞赛 白宫是否可以更淡定
图片版权 Memory Image caption 时至今日,全球160个国家/地区的5,000多家公司正在用麦科勒斯的Timely应用。有员工45人。

2014年年中,他终于得以进入硅谷的一处“黑客之家”,但有个不足之处:所有15张床都有主。如果他想进来,他不得不睡在无窗衣柜的充气床上。

今年29岁的麦科勒斯说他抓住了这个机会。“我在那个衣柜里睡了三个月。我会觉得愚蠢或尴尬吗?完全没有。”

“住进黑客之家是无价的。它把我推向企业家的高度。这是非常宝贵的,没有它,我不会有今天。”

时至今日,全球160个国家或地区的5,000多家公司正在用麦科勒斯的Timely应用。

麦科勒斯出生在挪威的最北端,在首都奥斯陆郊外的一个小镇长大。

小时候,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特别是为英格兰队曼彻斯特队效力。但年少时,他发现自己擅长计算机编程。

还在读中学时,他开始做兼职赚钱,为公司做网站设计。麦科勒斯说,“直到我拿到第一张支票”,父母最初对此并不满意。

18岁离开学校后,他在奥斯陆的多家数码设计公司工作过,工作内容包括为挪威航空的机上娱乐系统和为慈善机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做“脸书”上的推广活动。

但他想自己当老板,实现自己的理念。他开始在Timely上花时间和功夫。 2013年5月,麦科勒斯还在奥斯陆居住,他发布了第一版Timely,但“什么都没发生”。

他说:“朋友们在点数上给我点赞,但没有真正的客户来注册。”

“像进了地狱。我日复一日地全情投入,然后发布,我能听到的只有失败的声音。那是毁灭性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5年他搬回奥斯陆。

麦科勒斯的积蓄越来越少,他意识到自己只能孤注一掷“让Timely取得成功”,因此该下大赌注了:为了筹集更多资金,他卖掉了自己在奥斯陆的公寓后搬到硅谷。

自从在“黑客之家”呆了一段时间后,麦科勒斯与印度的一位程序员一起工作,于2014年底发布了Timely的第二版:企业付费订阅,销售开始逐渐缓慢增长。

一年后,麦科勒斯决定将取名为“记忆”(Memory)的公司搬回奥斯陆。 “虽然我当初离开这座城市时还没有技术型的初创企业,但后来蓬勃发展。奥斯陆现在是寻找技术人员的好地方。”

在美国、英国和挪威投资公司600万美元(460万英镑)资金支持下,“记忆”公司现在有45名员工,年销售额超过200万美元。

图片版权 Inger Uppman Image caption 在美国,英国和挪威的投资公司的600万美元(460万英镑)资金支持下,“记忆”公司现在年销售额超过200万美元。

英国卡迪夫城市大学企业学教授布莱恩·摩根(Brian Morgan)说,像麦科勒斯这样的企业家“与普通人相比往往具有某些先天性,他们更有冒险精神,懂得把握机会。在产品开发的早期,总与坚忍有关:在前景黯淡时仍有发展的动力,以及有自力更生的能力,足智多谋和单打独斗的能力。”

“为了挖到第一桶金,在硅谷租衣柜,在我看来,这是成为一名成功企业家所需的坚持和热情的完美例证。”

回顾睡在衣柜里的三个月,麦科勒斯说那是“疯狂的时刻,但超酷”。他补充说:“我每天都在工作,所以老实说我不在乎睡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