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2016台湾大选,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获胜

2016年1月16日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以56.1%得票率赢得大选,将于5月20日就任中华民国总统。

蔡英文曾于去年5月29日展开为期12天访美“点亮台湾、民主伙伴之旅”,名称后半为“民主伙伴”其用意当然是以台湾和美国均属民主体制凸显和大陆的差别,问题是台湾的民主真能发挥稳定两岸的作用吗? 真能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吗?

综观近年来台湾民主发展的趋势,似乎更像拉丁美洲的“民主伙伴”。2011年过世的阿根廷籍学者欧唐奈(Guillermo O’Donnell)认为拉美民主至少有以下三大特征。

其一是缺乏“水平式责任政治”(horizontal accountability),他所提出的“水平责任”在强调国家机构彼此之间的制衡,例如国会和法院对行政权力的制衡。

其二是许多拉美国家在民主化之后出现的民选强人以为获得选民的托付后就有民主正当性,因此遂行强人政治、扩张行政权力、回避国会监督。由于司法或立法机关常受到不当的政治力介入,他把这种缺乏水平责任的特殊民主型态称为“委任式民主”(delegative democracy)。

其三是特殊主义(particularism),由于人治干扰法治,结果就出现了法因人殊的现象。“比如,一项法律对甲适用,而对乙就不能完全发挥效用,因为乙的关系网能使他少受法律的约束。”举例说明台湾民主发展为何逐渐“拉美化”。

首先看“水平责任”的阉割。去年5月巴西前总统卡多索(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表示,“老百姓不关心政治,因为近年来发生太多的错误导致政府缺乏正当性”,其背后的主因之一是“我们好像活在议会“内阁制”和总统制的混合体当中,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认为损耗台湾民主质量的元凶有三,“第一是宪政制度缺陷,第二是蓝绿政党恶斗,第三就是恶质化的媒体竞争。”所谓宪政制度缺陷系指台湾既非“内阁制”又非“总统制”而是“半总统制”。

去年5月在立法院“修宪委员会”进入修宪提案实质审查前,蔡英文率先喊话,说修宪必须成功、不能失败,要求立法院不要做“历史的罪人”。蓝营立即反击,蔡英文坚决反对恢复“阁揆同意权”,言行反复,若修宪破局她要负最大责任。

蔡英文修宪论述原本包括“支持内阁制”并追求“权责相符的宪政体制”,何以后来又说“内阁制无空间”呢?合理的怀疑是当时在极有可能当选下任总统的状况下,如果还去追求“权责相符的宪政体制”,岂非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如今民进党赢得68席成为国会最大党,更在113席立委中独力过半,蔡英文会还会追求“权责相符的宪政体制”吗?

其次看“委任式民主”乱象。委任制民主的基本假设是一个人赢得总统选举,便获得了按照他(她)的想法来统治国家的大权。总统是国家的化身,是国家利益的主要仲裁者,而国家利益何在,也由他(她)自己决定,欧唐奈认为秘鲁前总统藤森谦也(Alberto Fujimori, 1990~2000年)是拉美“委任式民主”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由于1992年9月将为害秘鲁多年的“光明之路”首脑古兹曼(Abimael Guzman)绳之以法,藤森得于1995年打破宪法规定顺利连任总统。

然在如1992年4月藤森在军方支持下断然宣布关闭国会并大幅改组司法部门,因而在政治学界创造了新名词—“自为政变”(self-coup),但也因此被拉美史学家认为是90年代第一个重返威权统治的南美国家。

继任的托雷多(Alejandro Toledo)政府于2003年8月公布的「真相调查报告书」计4千多页,以「罄竹难书」形容藤森10年任内所犯罪行实不为过。

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台南市长赖清德身上。2014年11月民进党的赖清德以72.9%的得票率赢得市长宝座成为台湾民气最旺的市长。稍后国民党的李全教虽赢得议长但因贿选遭调查,赖清德因此拒绝到议会备询。

2015年5月27日市议会大厅玄关放置一幅“向市民报告”的海报,写着市长赖清德未进议会不接受市政监督,“第142天”,李全教虽表示这是民间团体的构想,但也召开记者会大骂赖清德独裁,置广大市民委托于脑后,在台南建构独裁王国。他吁请台南市民,协助寻找与民意失联已久的赖清德。

这也就难怪连太阳花学运领袖之一、现任“岛国前进”发起人的林飞帆都批评:“赖市长最好的政绩与历史定位(legacy),绝不在于执政的『魄力』与『决断力』的展现,而是为台南,甚至为台湾,开启第二波民主改革中公民参与的空间与新的民主想象。”

最后从贪腐看特殊主义。最能凸显拉美“特殊主义”特色的莫过于巴西前总统瓦加斯(Getúlio Vargas)的名言“我的朋友,荣华富贵;我的敌人,法律伺候”(For my friend, everything; for my enemies, the law)。当代政治人物将其发挥到极致者则非委内瑞拉前总统查维兹(Hugo Chávez)莫属。

他纵容下属贪腐对委国造成的伤害,至今仍持续中。例如2015年5月中《华尔街日报》指出,根据前古柯碱走私者、与委内瑞拉官员来往密切的网民和前委国军人提供的证据,美国缉毒局(DEA)调查人员和纽约与迈阿密联邦检察官建案调查的对象包括委内瑞拉政府第2号人物:国民议会议长卡贝友(Diosdado Cabello)等人。卡贝友正是查维兹最亲密的战友之一。

台湾“黑金政治”从李登辉上任后开始台面化,第一次政党轮替后的民进党总统陈水扁卸任后因贪污罪入狱,第二次政党轮替后,顶新集团因政治捐款“雨露均沾”得以在食安风暴后全身而退。

至于民进党助选的大功臣台北市长柯文哲在协调富邦、诚品和市府间的三方争议后,得出的结论是诚品买下旅馆、商场产权的共识,但随即遭到各方批评为“违法”。令人惊讶的是柯文哲竟然以“违法就要修法”响应。“由此看来,柯文哲不仅法治观念扭曲,他甚至认为自己可以超乎法律之上。”

蔡英文完全执政后的两岸关系会像委内瑞拉前总统查维兹扮演“反美急先锋”或像阿根廷前女总统费南德斯(Cristina Fernández)坚持对英、美两国“抵死不从”吗? 16日晚大陆新华社在“不畏浮云遮望眼—且谈如何看待台湾大选投票结果”一文中强调,台湾政局变化,在两岸关系历史进程中不过是过眼烟云。

从根本上说,决定台湾前途、两岸关系走向的关键因素是大陆的发展进步。只要把大陆自己的事情办好,面对台湾变局大可处之泰然。

由于民进党未来4年可以完全主导台湾的大陆政策,蔡英文是否会坚持其两岸“分离主义”路线,进而造成两岸关系上的“完美风暴”?北京可能才是答案的决定者。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网友反馈

台灣很多大學的教授都是紅派,專門為北京說話,選前如此,選後更嚴重。這位也是,一口一聲大陸,喊的像親娘,很噁心!在台灣叫中國大陸的只有紅藍媒、天龍國人及紅色學者。台灣人一般稱中國就叫中國,不會用大陸這種奇怪名字。

台灣民主為何要符合美國利益及穩定二岸關係呢?民主就是對執政者政策贊成及否決投票。台灣執政者該對台灣人民負責,誰管你二岸政策及美國利益如何?台灣人分享不到利益不投否決票就不叫民主國家了不是嗎?

台灣最任意擴張行政權,把總統當皇帝作的都是國民黨。朱雲鵬是馬的心腹,2008年馬上台時,國会席次3/4在國民黨手上,可單獨修憲了,為何不修成内閣制?到2014年1129大敗後才提,誰理他?

台灣最大的貪腐集團是國民黨,軍宅案只是其一,長期執政帶來的弊端在馬郝共16年任最嚴重,也是台北市發展停滯之因。紅色學者似乎永遠看不到國民黨的違法亂紀如馬王鬥,但卻不斷指責綠營,很瞎!

中國要說那些自爽話也由他,反正台灣一路朝健全民主道路走,抛開中國就好。

戴珍珠, 台灣國

王道,就是德服人,就是仁義之師。

霸道,就是力服人,就是侵略之師。

佚名

台湾选举我了解,台湾民主已经走偏,在民粹化。选前一天周子瑜事件爆发就是台湾典型选举操作。首先声明我不是五毛,也不中共党员。就是一名中国普通老百姓。翻墙看美国之音,还有BBC很多年了,你们除了西方式的思维看中国出现严重偏差以外,还有的就是高高在上的傲慢。其实,你们西方民主制度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基本上很少反省,特别是对美国这么多年中东政策,反恐很少批评,甚至赞扬,这从一方面让美国越走越偏,世界领导形像在全世界已大受影响。我对中国未来比较谨慎的乐观,因为,这三十多年来,中国发展越来越好,包括:经济、法台,人权等。最后,中国制度一定和西方不一样,只要走在正确道路上,未来也有可能全面超越西方。中国现在还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未来一定会更好。

前往,

兄台,台湾的民主才廿几年哦,你这么快就将其与拉美相提并论,是否太急躁了一点?

黄安, 中国北京